我要的只是公平

作者:六六(新浪微博

转载自: http://weibo.com/p/1001603864111611018706

65be90b9gw1eu10610nnnj20c50b2aar.jpg

今天我拒绝了京东和天天果园的和解。果园特地送来了赔礼的水果盒,冒着台风。京东一下午反复打电话来,但我最终没有接受他们的道歉和退款。

因为我想要属于老百姓的公平。

我手机微信上,每天接到各类推送,前两天京东推送“水果新鲜购”,天天果园的山竹从图片看起来个大肉白,非常诱人,价格也很昂贵,立刻下单购买了八斤。谁知送到家个头小不说,打开黄烂,根本不能吃,我按淘宝习惯下了退单,然后进入各种扯皮。联系客服,说要48小时才能回复,联系果园,要求我再开一袋上传照片以证明都是坏的。一切按要求做了,48小时后接到回复:“不予退款。”

我顿时怒了,将沟通过程发布到微博上,不到五分钟,天天果园电话来了,半小时后京东客服电话来了。然后我今天就在接各路亲朋好友转弯抹角的求情电话。

我心里挺伤感的——在中国,做一介草民好难。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为何中国文化传统里有“要做人上人”的观念,我把这个叫做“上进”,现在我自己上进了,我才明白,因为在中国,不上进,就只能过下流生活。

每年到招生季,我会收到各种家长的委托,问我有没有上重点学区的路子或认识什么校长教育局长;每周我都会收到请求我找好医生看病的朋友短信;还有求帮忙追债,求拿回定金,求联系血站,甚至求办生育卡。

我被各种拉关系走后门弄得头大,对那些亲近的委托人经常翻脸:“你们就不能走点正常的道路,让社会风气正一点吗?”换来对方哀怨的眼神:“你们名人,不懂我们无名小卒的苦恼。”

我其实懂。

我作为普通百姓的生活,举步维艰,每每都要靠大V身份和粉丝帮助才能讨回我本该拥有的权利。

我投诉过物流,投诉过快递,投诉过餐饮,投诉过毒校服。

而这些投诉,每天,发生在每个普通百姓身上,大多没有回应。我们好好跟你们说个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你翻开我投诉的微博,下面各色跟帖,长达几百上千,全都是与我相似的经历,而且反复申诉无门——你若在中国社会生活,没有名没有权没有利,就没有正常生活,你大部分精力都耗损在与工作无关,与创造无关,与快乐无关的事物上。

我曾经笑着跟一个早年考到海外大学读博士的闺蜜笑谈:“让我们谈谈当年的牛逼,如何经过20年的苦逼生活,最终成为一个没有享受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成果的傻逼的?”

她却淡然说:“我一点都不后悔。”

我很诧异。

她说:“我一点都不后悔那些当年不如我的人,如今看起来比我富有。因为我当年就想清楚我要的生活。我要的,只是公平。”

她说,我在国外,吃公平的食物,公平地排队,按我自己的意志生活,不求人。我求不来人,也不想为我最基本的权利去BEGGING或愤怒。你可以像我这样去商店就购物,回来以后不满意还能退吗?哪怕不是商品质量问题?你可以拿到属于你的版税而不被盗版吗?你可以想见到你的市长就去见,而不必担心被警卫拦在门外吗?你可以拿到凭实力得来的科研经费而不必请客吃饭拉关系吗?你可以像我这样生活几十年而不被生活激怒吗?你连这些基本的权利都没有,财富对你有什么用?你们要是在国内过得好,为什么那么多人一有钱就想着移民过来?因为你们内心里对公平的渴望和我们一样。你们一方面渴望公平,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获得不公平的权利,这样的扭曲,还不如我现在的生活。”

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

而且,我也希望我的孩子,未来也许他不如我有名望,不如我成功,但他不必靠着我的面子和人脉才能过上不堵心的生活。

如果有一天,被我们服务的对象,无论我们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我们都把他们当大V对待,那么我们每个人,也不必花那么多时间在打通人脉上。

为了我们的孩子,和国家的未来,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今天起,谦卑而客气地善待他人。你这样做的同时,就是在给自己的生活减少添堵的机会。

另外,今天接到天天果园的道歉信,信里邀请我作质量监督员,每个月给我500块的水果卡。我谢谢你们的努力,做生意不容易,我是反映问题并由此引发对我们生存状况的思考,绝对没有敲诈的意思,这又涉及到另一个无奈——每一个企业都被恶意敲诈过,但我不是。

题图取自互联网

文章版权所有,媒体转载前请联系t51665266@qq.com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评论功能在中国大陆网络环境受限。
Due to some special reason,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