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联合国会议上就“扭转治疗”进行积极表态:“LGBTI 不是精神疾病,面临歧视值得关注”

2015年12月中,随着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CAT)对中国履行国际公约情况进行审议专家小组提交最后的审议意见,此次对审议告一段落。在此次审议期间,委员会副主席 Felice Gaer 提问关于中国对 LGBTI 群体进行精神病治疗的情况,司法部代表官员杨剑(音译)表示:中国并不认为 LGBTI 者为精神病人,或要求对 LGBTI人 群进行强制治疗。他们也不会被关在精神病院。

LGBT 群体在各方面面临实际挑战,值得我们的关注。

两次联合国审议,中国对同志的态度

上文提到的CAT审议中,关于我将审议经过的原话摘抄如下:

Ms. Felice Gaer (委员会的副主席):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 38b, 该问题要求提供更多的有关提供同性恋矫治治疗的诊所方面的信息。我们了解到这些诊所在全国都存在,他们由政府经营,也有由私人机构经营的,仅仅北京就有 14 家这样的机构。他们对LGBT的客户进行电击,在有些情况下,LGBT 的人被拘禁在精神病院。北京的一个地区法院确实给一位接受过这种治疗的人士提供了赔偿。你能向我介绍更多的有关我刚刚描述的。 。 。(听不到,因为麦克风的问题)。自 2014 年那个法院判决之后,政府是否采取任何行动去调查矫正治疗,并制止它的发生 。 。 。(听不到,因为麦克风的问题)。

中国司法部的杨剑(Yang Jian) :关于 Gaer 女士和 Mallah 女士提到的 LGBTI 问题,中国没有将 LGBTI 看作一种精神疾病或要求对 LGBT 人群进行强制治疗。他们也不会关在精神病院。实际上,LGBTI 群体(是的,该官员用的是 “LGBTI”)在社会接受度、就业、教育、健康和家庭生活方面面临着一些实际的挑战。这个值得我们关注,但它不应被纳入到公约的范围里。

(原始英文见文章下方)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联合国审议中提到扭转治疗。

去年 10 月,《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委员会在对中国的审议过程中,委员林阳子女士提到了女性的健康问题。她指出,性少数女性仍然面临健康方面的歧视,同性恋和双性恋被列为精神疾病,同性恋、双性恋者依然面临强制性的矫正治疗,想请问中国政府如何理解有关精神病分类的国际标准,以及如何保证社会各界理解了相关标准。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牟虹女士做出如下回答:“**在中国,(包括 LGBT 人群在内的)任何人都受法律保护,不会因为性倾向被歧视,中国社会对这些人也越来越宽容,也有专门提供研究、服务的组织。政府有关机构也尽力为他们提供方便,比如为相关组织提供注册登记。**中国的知名舞蹈家金星在变性以后也提供了身份证的更改。我女儿的同事也是同性恋者,但这丝毫不影响其在事业上的发展。” 这被认为是中国政府首次在联合国层面公开发表有关同志问题的言论。

中方在联合国层面对 LGBTI 最积极的表态

从 CEDAW 审议中妇儿工委官员提出的”不因性倾向被歧视“的回应,到上个月 CAT 审议中司法部“没有将 LGBTI 看做精神病”的正面回应,对于同志群体来说,都是非常积极的信号。

中国同志的权益问题,尤其是精神健康的权益已经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甚至在联合国层面被作为问题提出来,直接要求中国政府进行回应,同志从原来的“被精神病”、不被看见和提及,到现在变成了一个政府不得不正视、不得不表态的议题。 这样的国际层面问答,对中国官员来说是一次性/别教育,让官员了解和认识到同志权益议题的重要性。

我们都知道这种官方在国际上对同志的表态,与现状有不少差距,落实到具体的执行层面仍有很大的距离,同志群体在中国面临的歧视通在法律上得到改善,更需要社群里每一个人自下而上的推动。

对同志群体意味着什么

同志群体平等权益的实现不是说说几句就好像真的实现一样,同志朋友倒是可以将其用作自己的倡导“武器”,记得在上个月的一个关于联合国机制的活动上,很多同志组织者表示感觉这些联合国层面的表态好像离自己很远、似乎也没什么用。台上一个国际组织的嘉宾回应说道,有些东西你用了它就有用,你不用它就没用。好比以上两个公约的答复,如果我们不积极的拿出来做倡导,它就只是一个联合国上的”官方回应“,走了”过场“之后无人知无人晓,如果我们将这个结果积极的拿出来帮国家宣传、用于倡导活动中,甚至向政府喊话:“你去年这么说了,后来落实的情况怎么样了?”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了解具体情况,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力量,又或者在你未来的活动中用来作为活动的支持:“你看司法部的官员都说了,同性恋不是精神病……(此处省略 200 字)。” 它就可以变成有用的工具。

这也让我想起范坡坡在起诉广电总局的时候,接受我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法律你要是不用就永远在那里。不仅要让官方表态,还要把官方表的态为我所用,”用用更健康“,同志们还是积极的同我用起来吧。

附 CAT 审议原始英文

Ms. Felice Gaer (Vice-Chairperson of the Committee)(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CAT/Pages/Membership.aspx): My final question deals with question 38b, which asks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the practice of clinics offering gay conversion therapy. We have been told that these clinics exist in facilities across the country, run by the government as well as private ones, that there are 14 in Beijing alone, that they administer electroshocks to LGBT patients, and in some cases these people are detained at psychiatric facilities. A Beijing district court did provide compensation to one person who was subjected to such therapy. Can you describe to me whether the practices I have described are [inaudible because of microphone problem .]. Have there been any actions by the government to investigate these practices, put an end to them [inaudible bc of mic problem] since the 2014 court ruling?

Yang Jian from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http://tbinternet.ohchr.org/Treaties/CAT/Shared%20Documents/CHN/INT_CAT_LOP_CHN_22293_E.pdf): As to the issue of LGBTI, mentioned by Madam Gaer and Madam Mallah. China does not view LGBTI as a mental disease or require compulsory treatment for LGBTI people. They will not be confined in mental hospitals either. Indeed, LGBTI people face some real challenges in terms of social acceptance, employment, education, health, and family life. This deserves our attention, but this does not fall within the scope of the Convention.

原始视频: http://www.treatybodywebcast.org/cat-56th-session-china/#rd?sukey=ecafc0a7cc4a741b50d5a24e4c2d2e649345826797d6bc78c62bec2ce3940dbd107814747fab471fb5c1e12bb2fd55f4

来源于:微信 LGBT权促会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评论功能在中国大陆网络环境受限。
Due to some special reason,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