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尽在自由坠落间

看似又一部断背山,不知一切竟在做着自由落体。梦醒前,你还在跑道上第一位,梦醒后他成了第一,而你却在泪眼中化去何方?自由落体让他的生活加速,但却始终没赶上你早已开始的进程。 别人说无限自由落体后可以超越时空再次找到你,那就让我自由坠落吧,让速度超过光速,让时间达成负值,找会过去的你和我。自由坠落,沉浸到自己的世界,无视他人的眼光,无视所谓需要的责任,无限的自由落体就在这真空中。


下面摘录一片来自豆瓣徐沪生的影评(稍作修改):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6623832/

p2155227609.jpg

别人喜欢讲道德,我喜欢讲自由

本来只准备写短评的,越想越多,干脆写评论了。

在谈这部电影之前,想先谈谈我由衷热爱的一本书《月亮和六便士》。

《月》里一个 40 岁的男人抛家弃子到巴黎一个破酒馆学画画。作者说了一大堆东西劝他,说你都多大年纪了,矫情什么东西,还学画画,你以为你是天才吗?老老实实回家干你的本行,赚钱养家,供孩子读书吧……

结果他只是重复着说:你个傻逼,懂个毛,我要画画,我就是要画画。(被我翻译得粗鲁了点)

作者又说,你这样对得起你老婆孩子吗,你孩子才多大啊,你老婆怎么办,你有没有考虑他们啊……

他还是重复着说:操你妈逼,老子就是要画画!(斯特里克兰德的确蛮粗鲁的)

很多人说斯特里克兰德是因为有才华才去追求自我的。这一点我不敢苟同。我觉得,斯特里克兰德追求自我,是因为他想做自己,而不是因为他很有没有才华。他没有才华也会去追的。任何一个普通人,而不仅仅是有才华的人,都有资格追求自我。

毕竟《月》的最后,斯特里克兰德把他几乎所有的画都烧掉了啊。他画画不是为了流传百世,仅仅是因为——“我要画画!”

好了,回到电影《自由坠落》。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一个男人居然在老婆怀孕时在外偷情,瞎了!烧死!烧死!烧死!

但我受《月亮和六便士》的影响非常大。在我看来,用来约束自己的,不是世俗的道德,而是内心真正的追求。只要是我真正追求的东西,哪怕是不道德的,我也会去做。

估计很多人想说:难道杀人放火你也去做?

我想,这就是我与那些人的差别。一谈到“不顾一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些人立马想到的就是违法犯罪,而我说的却是,追求自我。

世人都喜欢用道德来约束自己,可他们更多的是害怕别人的非议,畏首畏尾。我不是。我甚至觉得,一切婚外情都是可以的,但前提是——彼此遇上了真爱——可惜,大多数婚外情都只是变相的性交易而已,谈“爱”简直是亵渎。

在我来讲,追求自我永远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像斯特里克兰德那样,不顾一切,不受道德的约束。可惜,世人大多数不敢这样。他们偶尔想要追求自我,但又摆脱不了世俗约束,最后便沦落到通过欺骗身边人的方式,偷偷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被发现的时候,再也没办法遮掩。

妻子怀孕,丈夫如果不是真心爱妻子,仅仅为了所谓的责任,还有什么意思?

婚姻的首要原则是两个人相爱,然后对爱的人负责任,不是吗。

我不喜欢责任,我喜欢追随我心。我不喜欢讲道德,我喜欢讲自由。如果我爱你,我心甘情愿一辈子在你身边;如果我不爱你,任何事情都无法强迫让我与你在一起。

另外还想说两点:

一,还是有许多人觉得同性恋只是单纯的一种同性性行为。比如男主角的妻子,比如那个挑衅的士兵。觉得男人跟男人只是 suck dick 和 fuck ass。男主角知道不是。他在酒吧跟人 kiss,准备 sex,发现自己做不到。

不懂爱的人,无论异性恋、同性恋,就是不懂爱。

二,妻子生下小孩后,男主角说:你不明白吗,我当爸爸了。

这让我想到《月》里的一段话——“过去我认为她爱施特略夫,实际上只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大多数女人把这种反应当作了爱情。说到底,这种感情不过是对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架子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的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家庭的洋洋得意而已。”

许多人把“对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架子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的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家庭的洋洋得意”当成了爱情。真可惜。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由于相关政策限制,评论系统对中国大陆用户不可见。详情请点击。
Due to some policy reasons,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 Click here fo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