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 Brennan 专栏:多么好的一个男人

译自 Gay Times 2015 年第 5 期第 125 页。

关于 PJ Brennan: https://www.airscr.com/archives/1534.html

“呃,我想你弄弄你的头发、牙齿,然后变壮点儿,晒黑点儿”,她说道。

“但你说你喜欢 Robert Pattinson 在暮光之城(Twilight)里的样子呀”,我回答道。

“知道,但是我觉得你这个样子病怏怏的”,她愤怒地叹气道。“另外,说话的时候小声一点儿,你又没有和别人争论什么。”

在那时候,我已经到洛杉矶几周了,但是像这种和未来雇主的对话是目前为止发生在我身上的最“洛杉矶”的事情。去年这几天发生的事就如一些电视节目所说的“试播季”一样。之后的好几天,我都待在洛杉矶然后很认真地听从她的建议。这些任务其实也挺简单的。基本上算是彻彻底底地改变我自己吧,甚至我说话的声音都要改变。

最后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洛杉矶不想接纳我本来的样子,那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还不如就坐着一班飞机飞回纽约去。回到那个高楼林立的地方。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专门为 LGBT 学生打造的表演课。其中有个名叫 Brad Calcaterra 的老师。这个课程的内容涵盖了有关同性恋的各个方面,而且和在洛杉矶的其他集会完全不同。有位女士陪我和同学们度过了很重要的一天,这就是这一切为何如此不同的原因。这项课程主要探索我们内心中阻止我们展现真实自我的那个东西。所以在这里我们会哭、会叫喊、大笑。虽然这样好像有点儿疯,但是从这里可以感到真实和完美。

几周前,Russell Tovey 谈到了男子气概在他的事业中的重要性。很有必要提出一点,在做演员方面这帮了他许多。然而我对他所说的东西感到挺遗憾的。他站着一个很少人能够达到的位置——即做直男演员又当同性恋,这一点是很少同性恋演员能被允许的。

告诉你一件挺令人尴尬的事情。几年前,当我还在戏剧学院的时候,我在一个俱乐部偶然遇到了他。我告诉他,因为某些原因他是我这些年来的灵感。我喜欢我有一天也能同时扮演直男和同性恋。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向之前所计划的那样告诉他——我爱他。他和我握了手,然后礼貌地和我再见。在这之后的五年里我一直尝试突破自己来达成这一目标。

但是现在,我已经厌倦了这种方式。我的演艺乃至生活标准不应当是当一个能够演得很像的直男的演员。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都坚信我应该成为其他的我本来的样子。当我出柜的时候,我爸爸很真诚得告诉我他为我而担忧,或许我应该穿得不能么 gay,这样或许还安全一点。 Russell 和我爸爸或许在怎样成为一个男人方面有着相同的见解。不过也没有关系,成为这样一个人显然不是我所追求的。

尽管我们很多人都失败过,对吧?我看到 Instagram 上数不清的男子让我知道他们去健身,每五天为一个轮回。老实说,每当我看我的身体的时候都不喜欢。那些高大健壮的家伙们看起来可以享受所有的性,去最棒的派对,过着黄金般的生活。然而,问题来了:他们的钱是哪里来的?!

这就是我的问题,简言之:我们在内心虐待我们自己很久了。我们表里不一,然而却接纳这样的自己。我们不去解决这些恐惧感,反倒把这一切都放入自己的文化结构中。

要把我曾想过的自己分别开其实也挺难的。我已经这样做很久了,不去恨自己也挺难的,这是肯定的。为了灵感,我回到了 Vine 的一个正在抿茶的女孩的主页,她说,“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介意。我爱爱爱爱爱我自己呀。”然后她眨了眨眼睛。

我爱那个眨眼。保持本真,小姑娘,我也会的。眨眼。

Source

Picture: https://sn-cdn-ap-east-cn-compute.airscr.com/2016/05/278067004.png

PDF: https://sn-cdn-ap-east-cn-compute.airscr.com/2016/05/1930906668.pdf

125.png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评论功能在中国大陆网络环境受限。
Due to some special reason,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