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Times March Hollyoaks Nackd 采访(PJ Brennan & Kieron Richardson)

刊登于 Gay Times 2013 年三月 P42

随着一个自杀未遂,有暴力倾向、心理变态的前男友(民事伴侣)出现,相较于你之前所看过的肥皂剧,在 Hollyoaks 中的情侣Ste 和 Doug 之间将会有更多的风风雨雨,现在 Gay Times 给演员 PJ Brennan 和 Kieron Richardson 一个新的挑战——让他们面对对方的裸体。

cover.jpg

如果你仔细听,有一个几乎听不见的耳语,萦绕在 GT 的工作室内。它不是 Hollyoaks 里人们拔去玫瑰酒的塞子开始痛饮而发出的笑声,也不是我们两个耀眼主角往身上喷气溶胶喷雾的声音。而是来自演员 PJ Brennan 和 Kieron Richardson 焦虑的呼吸。他们即将要在朋友,同事和对方面前袒露自己。而最紧张的正是这二人。

对于不熟悉这部剧的人而言,这是个晚间肥皂剧和解酒综合版本的世界,帅气的邻家同志男孩 Ste 和 Doug 住在虚构在切斯特(Chester)的 Hollyoaks 小镇里,即使电视上的同志角色甚至比虚构的酒吧情景还要普遍,然而这个剧的独到之处是,两个演员都是已出柜的同性恋。饰演同性伴侣,使他们能够把自己的同志经验和作为年轻同志对生活真实的理解带入到他们 2013 年的表演中。正因此,他们已经成为了榜样。但是正如彼得·帕克(Peter Parker)曾被提醒的一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自从出柜以来,我收到了更多支持或想要咨询的信件。” Kieron 回忆道,“我有时会感到压力,因为我不想忽略他们,同时我也不想说错话。但是你可以稍微分担一下他们的故事。”

“有时这是件难事。”PJ 继续说,“因为人们忘了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性取向同时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就自我接纳和过我所想的生活而言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仍旧会听到一些家伙随意胡说:‘Hollyoaks 有太多的同性恋。’好吧,世界的确到处都是同性恋。当我听到这些话时,我知道了我们仍需继续下去的重要性。”

43.jpg

在 2010 年当 Ste 被宣布将涉及同性关系时,Kieron 作出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决定,在 This Moring 节目接受采访时公开出柜。同样,当 PJ 从编剧处获悉 Doug 是 Ste 所爱时,他也做出了相应的决定。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因为我知道我的私生活将会更多的成为焦点,”他解释说,“我不希望我的事业因我的性取向而受到干扰,所以我不得不做出决定我是否应该因为其他人对同性恋演技的看法,而勇于向我的事业妥协。我的职业生涯仍然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其不会因此受阻。

“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认为出柜是件易事。我来自一个非常保守的天主教家庭。家人们全心全意地爱我,但当我看到他们为了适应我的性取向,以及对我过多的关切时,我又感到了深深的焦虑。他们的关心和忧虑深深扎根在我心里。我必须努力工作,以期望最终成为一个更快乐的同志和演员。”

“Happy”并不是一个可以用来形容这两个男孩现状的词——他们光着屁股,把袜子套在 cock 上来保护最后剩下的一点隐私。Kieron 和 PJ 在荧幕上,对观众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当他们从角色中剥离时,健谈的凯西(Chatty Cathy)已经成为阴郁的西蒙斯(Somber Simons)。“我们每天一起工作,谈笑聊天,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完全在在沉默中度过。” Kieron 承认道。

“这挺可怕的,因为我甚至都没有在海滩上脱过衣服,”PJ 继续说,“另外这是我第一次拍写真集,想要入戏的确有点困难。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对方的裸体,拍感情戏时衣装完好,但如果赤裸,就会感到非常暴露。再加上当你处在角色中时,你很容易否认你在做什么。因此,我们晒黑了皮肤,拔掉过多的体毛,剃掉胡须,美化身体,只为给自己在拍摄时增添信心。”

那么是什么让他们这样做呢?答案很简单。他们两个都非常积极地倡导安全性行为和特伦斯•希金斯的信托(Terrence Higgins Trust)工作,“这种意识在逐年倡导和养成,但近几年又开始变得模糊了。”,PJ 先发表议论说,“显然很多年轻人没有获知 HIV 病毒的危害性,这点令我感到惊奇,因为相关信息很容易获取。十年前,它仍被称为一种很可怕的传染病,但是现在关于艾滋病的观念已经改变了,有些人认为治疗艾滋病病毒(HIV)的药物已足以让你上过正常的生活。但对那些 HIV 病毒携带者而言现实依旧是残酷的。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不采取预防措施来挽救他们的生命。”

Kieron 补充说:“如果我们的观众在买 GT 时看到我们,并知道我们做这些事情的缘由,我们向那些年轻观众呼吁,并教育那些忽视了不安全性行为会带来风险的人。人们深夜在外喝酒买醉,用他们下半身思考问题,而不是大脑。即使他们没有搞到避孕套,他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仍然继续性行为。我去过的所有的同性恋酒吧都会赠送免费的避孕套。我很惊讶那些直人酒吧没有这样做,因为艾滋病不仅是同性恋的问题。”

通过扮演一对普通的同性伴侣并处理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尽管有抛出了不少好套路—— Ste 和 Doug 设法避免落入其他肥皂剧中同性恋陈词滥调的俗套,“我们非常小心避免地同性恋的角色定型,”PJ 说,“但如果你反对角色定型,你实际上也会带入一些固有的想法。我有时仅仅只因为我的同志角色而不惜做一些事情。但是我否认我做的这些是整个同性恋文化的一部分,而且也无益于任何人。”

44.jpg

45.jpg

在一起经历了混乱的一年后,Ste 和 Doug 终于在去年十一月喜结连理。但 PJ 承认,他厌烦了人们混淆同志婚姻和民事伴侣的关系。“在美国,同志婚姻同异性婚姻一样合法。”他解释说,“但是民事伴侣关系和婚姻仍然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美国人,英国人对我说,‘嗯,至少你可以在这里结婚。’这个说法是不恰当的。”

但是民事伴侣关系并不是 Kieron 所追求的,尽管他与他的 DJ 男友 Carl Hyland 交往已六年,但他们没有计划正式登记,“就我个人来说,民事伴侣关系并不是我想要的”他承认道。“婚礼是梦幻而又私密的,但坦白地讲我觉得那些人只是想炫耀!我的伴侣和我宁愿一起买房子然后一起签署贷款抵押。”

PJ 荧屏下的爱情生活和他戏中角色则刚好相反。“我从来没有过确定的恋爱关系,只有一点儿屈指可数的约会,”他说,“就我的个人发展而言,我在 Kieron 背后很多年,但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在某些时候像一个男友,但是大多数时候我太过挑剔而且没有足够的社交能力。他是一个别有吸引力、聪明又迷人的家伙,我愿意与他辩论但不会掐架,他让我感到了活着的精彩。但我知道我时不时的有点 Debbie Downe 的感觉, Kieron 就是那个让我摆脱它的人。”

“PJ 有时非常敏感,有时他需要一点自信去说‘没关系,那只是一个电视节目’,‘你总有一天会找到男朋友的。’”Kieron 笑着说。“我甚至带他去了曼彻斯特(Manchester)的运河街(Canal Street)几次,但他真的很挑剔。”

自从纽约本地人 Patrick Joseph Brennan 移居英国进入戏剧学校,已经快两年了,“我把我的头像寄到 Hollyoaks,我觉得我其实是在骚扰选角导演给我一份工作,我应该停止给她打电话的,”他笑着说,“去年 Doug 和 Ste 的生活不是一帆风顺,我觉得今后还会继续沿着这条路线走下去。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关系,但愿光明将会出现在黑暗隧道的尽头,他们终会获得幸福。”

随着我们拍摄的结束,现在傻笑的两人衣服,Kieron 回顾了他在 Hollyoaks 的光。我们所讲述的故事,让青少年观众认识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作为同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说,他们不应因看到电视中的只有直人角色而感到被隔离。我们英国同志可以对此更加坦诚,并且不像大多数美国的同志演员那样去极力隐藏。

“但我只参与了七集的拍摄,七年后我仍在这里,这意味着我做了正确的事情。我曾经被殴打,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并有一支枪举到我头上。我还是在扮演这个角色并且没有改变。”

对于这一点,我们还是非常感激的。

Hollyoaks 在工作日下午 6:30 在 Channel 4 播出 @kieranrichardso,@peejaybrennan

Source

PDF:https://sn-cdn-ap-east-cn-compute.airscr.com/2016/05/729922666.pdf

Picture:

P1.jpg

P2.jpg

翻译修改自 熨斗-JPCfan 的百度贴吧版本。对其大量不符合中文语境的地方进行了重译。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由于相关政策限制,评论系统对中国大陆用户不可见。详情请点击。
Due to some policy reasons,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 Click here fo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