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学院里的 Gay 学生们

0.jpeg

文:陈十四,辅助整理:Alfred

曾看过两部顶级学府里的同性爱情电影。一部是《莫里斯》,剑桥的两个贵族美少年,青葱炽热,卸下羁绊开始一段感情,后来,一人为保全世俗地位,进入婚姻堡垒,另一人黯然神伤,去对方的家族庄园见面,不复从前,这时,庄园一名英俊男仆对来客一见钟情,在半夜,从墙外爬上他的窗台,表白,一晌贪欢,最终不离不弃。另一部是《故园风雨后》,背景在牛津,一名贵族少年,恋上一名平民子弟,带回庄园,对方与自己的姐姐陷入情网;一战打响,风雨如晦,侯门公子,沦作天涯伤心人。

0 (1).jpeg

剧照:《莫里斯》图上;《故园风雨后》图下

太痴情,就容易忧怀自伤,千百年来的故事听起来相似。如今,只要足够奋进,顶级学府并不那么难进。上月,邻部门一名同事,工作多年,辞职去哥伦比亚大学读 MBA。随手搜查,发现在哈佛商学院,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LGBT学生会(Harvard Business School LGBT Student Association),他们不是出身侯门公府,但许多人有传奇经历。

0 (2).jpeg

哈佛商学院LGBT学生会网站

学生会的网站上,列出几个代表,一一细查他们入学前的经历。一人叫安德鲁(Andrew Holmberg),与我同龄,也是 2005-2009 年念完本科,从美国杜克大学毕业后,进入联邦调查局(FBI),任职战略研究员,像美剧里常见的场景。“在 FBI,主要工作是提高情报搜集的效率,工作几年,想离开,因不愿成为一个被动的、被驱使的旁观者,在这里,能见到各国各地的有所追求的人”,他现在任学生会联合主席之一。

0 (3).jpeg

哈佛商学院官网上的安德鲁(Andrew Holmberg)介绍

官网上,还有个美籍亚裔的黄人面孔,叫邹明(Minh Chau)。他从小在美国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长大,2010 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入职普华永道旗下公司,后来又去麦肯锡,均是全球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离职入读哈佛后,在一次校园采访中,他被问到“人生该怎么过”,“把每天当最后一天,死亡将临;大学毕业后,我搬来纽约,临行,与父亲翻箱倒柜找一块宜家木板,看见母亲含泪切洋葱碎片,没有照相,也无心把当时情景发在脸书(Facebook)上;只觉得,生活一瞬,忽喜忽悲,应该活在眼下”。

0 (4).jpeg

LGBT学生会网站,邹明(下)

身在象牙塔,也能见到人间万象。找到一篇 2011 年的英文旧文,叫《恐同在哈佛》,一名 Gay 学生讲述自己曾经的战战兢兢。“恐同情绪暗流涌动,一次和朋友玩德州扑克,一个直男怪腔怪调的嘲讽,说我的朋友像娘泡;又一次,与某个 Gay 朋友离开一个学生派对,出门后,身后楼顶,传来高声尖叫,’死基佬!’,所有觥筹交错瞬间停下,人人往我们这边看”。那时,美国还未施行同性婚姻合法化;著名《新闻周刊》(News Week)杂志的“美国同志友好大学”评选中,哈佛名落 50 名之外。

0 (5).jpeg

近期一部短片《哈佛商学院的恐同在消失》

世界会变好吗?当然,但绝非旦夕之间,也许是这代人消失,下一代微好,再一代更好,大多时候,只有冷眼旁观,束手无策。去年,哈佛商学院公布数据,全院 2000 来名学生,性少数取向占 4.32%,即近百人;LGBT 学生会的网站上,有两段警醒的问答,“该在入学申请中出柜吗?简单说,应该,但由你决定,哈佛不只看 GPA、 GMAT 成绩,更愿看到真实完整的独立个体”,“该向教授和同学出柜吗?不要,录取档案只有录取官能看到,对教职人员和学生均保密,建议因人而异,私下场合出柜”。

0 (6).jpeg

哈佛商学院的 LGBT 学生数据,及两段问答

我觉得,人的性向喜好,天然到不必刻意展示,只可惜,太多人将它视作奇闻异谈。半年前,写过一篇《他与他在西点军校里的爱情故事》见文末,关于美国西点军校,为一名学生举行建校两百多年的第一场男男婚礼。那名毕业生,后来去了哈佛读商学院,在我搜集这篇文章的资料时,猛然出现在 LGBT 学生会的网页上,像巧合戏剧的重逢。

0 (7).jpeg

两人的婚礼现场

抄录当时旧文章的最后两段:

“世上的感情千万种。一场婚礼,有人选择繁花如锦的热闹,有人相信细水长流的纯真,有人现世安稳,所爱即父母亲人所爱,所求有人代为绸缪担忧,也有人,在感情中以身试险,像一只倦鸟,过完一山又一山。

我总觉得,如果遇见一人,相信他眼中只剩你,不要再追问往事,是有人繁花看尽,才有一双清明的眼;两人间,如果耳鬓厮磨通心性,甘愿为对方许下誓言,也不必有千百只眼来见证。”。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enshisi95

Arnold Knegt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由于相关政策限制,评论系统对中国大陆用户不可见。详情请点击。
Due to some policy reasons, you're not able to access to our comment system in mainland China. Click here for details.